您現在的位置: 中國廣告門戶網 >> 廣告新聞 >> 營銷策劃 >> 廣告公關 >> 正文

另類網紅孫笑川:一場“狗粉絲”的狂歡

責任編輯:佚名    新聞來源:不詳    新聞日期:2020/2/18

聲明: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 盒飯財經(ID:daxiongfan),作者:郭曉康,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。

孫笑川,何許人也?

一個微博粉絲 280 萬的“知名游戲博主”,雖然他如今不在任何平臺上直播游戲。

但如果你認為他只是一個游戲主播或只有這 280 萬粉絲的影響力,你就低估他的影響力了,或是低估他粉絲的影響力了。

孫笑川的粉絲日;钴S在他微博評論區,他們每天在這里造謠孫笑川,在這里讀《毛選》,在這里寫詩,在這里[email protected]色&情*圖片,還在這里寫《浮生日記》。無事之時,孫笑川微博底下就是他們的“烏托邦”,一有“戰事”,他們的破壞力如蝗蟲過境,往往結果就是莊稼被破壞,留下的只有蝗蟲屎。

他們曾造謠孫笑川用激光筆照蔡徐坤,登上微博熱搜,并且成功打入蔡粉絲內部;他們也曾造謠引戰陳冠希,并成功惹怒陳冠希,讓兩個風馬牛不相及的人扯上了關系;他們還頂著“孫笑川258”的面具運用出神入化的抽象辯論技巧,時不時口吐芬芳,與香港廢青展開高強度的辯論。一個“孫笑川258”被封號,千萬個“孫笑川258”又站了起來。

他們也許只是你身邊的同學,也許是嚴肅的領導,更是天才棋士柯潔。也許在你逛論壇的時候突然冒出幾個符號:辣椒、針頭、水滴、牛頭、啤酒。這是孫笑川和他的粉絲們創造的亞文化現象,自詡“抽象文化”,抽象文化也如病毒般,滲透在互聯網的每個犄角旮旯。

只要有文字的地方就有抽象話,只有能發圖的地方就有“辣個藍人”儒雅隨和的照片。

疫情籠罩之下,孫笑川微博@帶帶大師兄 頭像戴上了n95 口罩,置頂微博也戴上了n95 口罩,他還分兩次向中國紅十字會捐了總計 1888 元。

@帶帶大師兄 微博上掛有“鐵粉”牌子的網友評論說,“孫狗這波做的不錯,但有點陌生,曾經嘴臭口嗨滿滿負能量的抽象孫狗好像消失了一樣。”“孫狗”是孫笑川黑粉對他的“昵稱”,他的粉絲也叫“狗粉絲”。

直到現在,我們依然無法說清楚是“狗粉絲們”帶火了孫笑川還是孫笑川釋放了“狗粉絲們”的天性,就像我們無法界定抽象文化到底是來自于孫笑川還是來自于“狗粉絲們”,也不知道孫笑川裹挾其中苦惱多還是受益多。

但這些都是孫笑川無法改變的,自從他走出工地,走進直播間那一刻起,網絡文化的熱潮就開始推著他走了,孫笑川是誰并不重要,一個符號?一個圖騰?亦或是一個面具罷了。

平凡

在新生的嬰兒身上已帶著原罪,不過要在他成長時才顯出來!灞救A

孫笑川成長于單親家庭,母親為了撫養他,讓他好好念書,賣零食、賣童裝,天天忙于生計。

他也是一個再平凡不過的人。相貌平凡,話很少,存在感極低。讀書的時候,他最大的愛好是和同學去網吧打游戲,他也像很多平凡人一樣,高考過后離開家鄉新津縣,去了隔壁雙流縣讀大專。

大專畢業后,孫笑川第一份工作是安全監理,每日三管兩控一協調。剛入職的時候,實習工資 800 塊,吃在工地,睡在工棚,與一群四五十歲的男人住在一起,也不違和,歲月早早地把皺紋和痤瘡刻在他的臉上。四年后,他的工資漲到了 5000 塊,但除了能攢下點錢,他與四年前并無差別。

能在工地干四年,完全是他母親的期許。孫笑川一直想做一份“一群人一起努力頭腦風暴”的工作,他喜歡被人群包圍,每天在工地巡視顯然并不符合他的期許。

就在這個時候,他的伯樂來了,也是他的發小,協警李贛。

伯樂

君子藏器于身,待時而動!

在工地上班,每逢周末放假,孫笑川經常找他發小李贛,后者在成都紅牌樓搞直播,他也跟著出境過幾次,說點不咸不淡的話。

李贛和孫笑川從小學起就是同學,兩人關系極好。如果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滿分是 10 分,孫笑川覺得他和李贛起碼有 8 分,雖然他不知道李贛怎么想。

李贛可以說是直播界的先鋒了,從A站到斗魚,到 2015 年夏天,李贛當主播已經超過兩年。其實李贛本身也沒有什么才藝,打游戲技術賊菜,當時直播監管不嚴,大肆談論涉政、涉黃等敏感話題,實在不行抄貼吧段子,甚至直播睡覺、開車查房等,依靠鉆空子、博眼球的動作,這位號稱“電競李伯清”的成都協警也算是在直播界立穩了腳跟。

但李贛并不滿足于此,從直播睡覺都有人看,有網友刷禮物,得出的靈感,李贛想到了 24 小時直播的計劃,但這個計劃他自己是完不成的,所以他決定組建一家直播工作室,后來他就找到了發小孫笑川。

李贛找到孫笑川的時候,他正躺在云南的工地宿舍,這樣日復一日的工作讓他消沉,他想要改變,恰好是這個時間,李贛燃起了他胸中之火。他受夠了孤單,一氣之下從云南的工地飛回成都,與李贛還有其他三位主播在路邊攤吃了頓飯,抽象工作室就這么成立了。

李贛和斗魚簽下合同,五人輪班,實現了他 24 小時不間斷直播的夢想,孫笑川也從工地上走了出來,做上了“時間自由,收入尚可”的直播工作。

2015 年 9 月 1 日,孫笑川開始了自己的主播生涯。第一個月,李贛給他開的工資是 5000 塊,和他在工地上掙的一樣。為了熱度,他放棄了最喜愛的《DOTA》,玩起受眾更多的《英雄聯盟》。與發小李贛相同的是,他游戲打得也賊菜。

梗王

處世而無所及物者,不如無生!恶缱印せ⒈谒摹

但與熟稔各種網絡段子、直播梗的李贛不同,孫笑川打小便很無趣,在工地生活也極其規律,除了工作就是吃飯睡覺,哪里懂得這么多梗。坐在屏幕前讓他有些不適應,直播間像一個熱鬧的廣場,而他是人們圍觀的中心,這讓他很不自在。

圍觀他的是一群精力旺盛且嘴臭無比的人,他游戲打得菜,又不懂梗,這讓抽象工作室的粉絲很難接受。初做主播時,孫笑川面對滿屏的“你直播個XX”、“滾蛋”很憋屈,他覺得很委屈,這些人為什么要罵自己,開始打退堂鼓。

“那時候我覺得那些觀眾都是傻×,整天發一些我看不懂的東西,后來才知道那些叫‘!,估計當時他們看我也覺得像個傻×!

李贛讓他堅持下去,畢竟已經把工地的工作辭了。伴隨著嗨粉“心機怪”“瘡帝”等綽號的人身攻擊,孫笑川往往會氣急敗壞,口吐芬芳,操一口川普反擊嗨粉,這正中嗨粉們的下懷。

嗨粉們就喜歡看孫笑川游戲打輸了氣急敗壞噴隊友,操著一口川普罵人,他的臟話帶有四川話最原始的能量,時常能別出心裁,頗具“直播效果”。就這樣,嗨粉們給他定了人設,技術差,脾氣大,嗨粉也接受了這個脾氣暴躁的胖子,有了人設便是有了人氣,慢慢的,他成為抽象工作室的二號人物。

雖然打游戲賊菜,但孫笑川自封“Mata川”,即使不知道誰是Mata。(Mata,韓國人,是《英雄聯盟》職業戰隊輔助,也是 2014 年《英雄聯盟》S4 全球總冠軍)

“他們要我叫Mata川,我就叫Mata川了,‘馬踏’還是‘馬塔’我根本分不清!

除了自己玩梗,嗨粉們自然不會放過他,“心機”“嘴臭”“天煞孤星”等標簽死死貼在孫笑川的臉上,但當時最著名的梗還是“網戀教父”孫笑川。

網戀教父

“當一個女人決定和一個男人睡覺時,就沒有她躍不過去的圍墻,沒有她推不倒的堡壘!薄 加西亞馬爾克斯《霍亂時期的愛情》

人設豐滿起來之后,孫笑川嘗試著另一種直播內容。他開發了一項直播網戀教學的欄目——秋秋愛(QQ愛),并自封“網戀教父丶Mata川”,有了獨立的直播欄目后,孫笑川徹底被嗨粉們接受了。

這檔欄目最終沒能幫到嗨粉,當然,也沒幫到孫笑川自己。

嗨粉們在回憶起這件事的時候是這樣描述的:孫笑川在網上談了一個女網友,兩人甚是投機。那個女孩說要從西安來成都和孫笑川奔現,孫給她訂了機票,并在預定日期去成都雙流機場接機。他在機場苦等一夜,女孩也沒出現,最終孫笑川被騙了 8000 塊,人財兩空,深受情傷。史稱“雙流一夜,網戀教父被騙8000”。

但孫笑川是這么澄清的:當時有一個粉絲群,不直播時大家也一塊兒打打游戲,混得很熟。那個姑娘也是粉絲群里的一員,兩人曖昧了一段時間后,孫笑川動了真心——自從大專畢業分手,他已經 4 年沒談過戀愛了。孫笑川多次表示自己愿意去西安和她見面,甚至訂了機票,但對方卻一再拒絕,拒絕見面。

孫笑川把這件事定性為“當局者迷,旁觀者清,身邊好多人都覺得我是被騙了”。

孫笑川不甘心,一番糾纏后,他給女孩訂了從西安到成都的機票,但女孩自己把機票退掉,把錢打了回來,這讓他徹底死了心。原定接機那天,他其實是回了新津的家里,給自己放了個假,并沒有“雙流一夜”的故事。

但對于“雙流一夜”的故事,孫笑川并未澄清,他也不打算澄清,彼時他不再是工地上的戴著安全帽的巡視少年,他開始有自我消費的覺悟,對于主播來說,梗不嫌多,哪管是正面是負面,是真是假。

但是在嗨粉們眼中,“網戀教父”孫笑川“創業未半,中道被騙”,這樣的故事腳本充滿了喜感,一個滿臉痤瘡的胖子吹牛皮被打臉,出丑的樣子讓他們覺得真實,但嗨粉們不懂得孫笑川網戀失敗后遭受的打擊和失落。

“網戀教父”的梗傳開之后,嗨粉們又給孫笑川編排了不少或真或假的愛情故事,他對這些故事都不置可否,唯一親口承認過的只有粉絲群里那個愛打游戲的西安姑娘。他暗下決心,以后找女朋友一定要在現實中找,要找一個“不看直播、不懂抽象文化”的女孩。

中國廣告門戶網


  • 上一篇新聞:
  • 下一篇新聞:
  • 發 表 評 論

      姓 名:   性 別:
      Q Q號:   Email:
    我要給這篇文章評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
      請自覺遵守,注意文明發言
    企業推廣
    企業服務

    3d开机号今天是近十期